门玉俊:把青春留在战场上的忠诚卫士
2020-11-02 17:17 来源:

 

  1951年门玉俊拍摄的照片。

  在解放战争时期,门玉俊参加大小战役10多个,枪林弹雨中立下赫赫战功。1951年冬天,鸭绿江上暴雪飘飞,寒风呼啸,冰封江面,25岁的门玉俊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和战士们一起,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出兵朝鲜,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冲锋陷阵,为世界和平、祖国安危、民族存亡血洒疆场,在异国他乡的战场上,用正义的子弹打退了霸权,打出了国威……

  从1950年到2020年,距离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整整70年,在这具有历史性纪念意义的时刻,党和国家再次把凝结着党的关怀和人民爱戴的至高荣誉送给我们最可爱的人。

  10月20日,梁园区李庄乡沈集村94岁的门玉俊又一次被感动了,这天上午,梁园区民政局领导把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挂在老人胸前,这一刻,门玉俊老人热泪盈眶。

  带着十分敬重,10月25日,记者在李庄乡干部陪同下,驱车来到坐落在黄河故道脚下的沈集村,在门玉俊老人简陋的堂屋里,聆听老人讲述那70年前的战争故事。

  穷娃子当兵不怕死

  1926年,门玉俊出生在李庄沈集村一个贫苦的家庭,为了活命,17岁那年闯关东,在日寇煤矿挖煤,受尽欺辱,险些丧命。在挖煤期间,他十分仇视日本人的野蛮和无理,伺机逃跑。一天深夜,他凭借着一身力气顺利逃出煤窑,被日本人一路追杀,在走投无路的时刻,一个庙院和尚救下了他。从那以后,门玉俊为报答和尚的救命之恩,便留在庙院侍奉和尚。不久,老和尚去世,知恩图报的门玉俊为救命恩人送了终。那一年,8年抗日战争全面胜利,解放战争即将开战。

  1946年7月,门玉俊在淮南加入新四军,随即参加解放战争,经安徽、江苏到山东一路北上,跟随部队同国民党反动派队伍展开斗争。战斗中,他英勇果敢,奋勇杀敌,表现突出,1946年9月,火线入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那一年,他刚满20岁。

  紧接着,门玉俊所属的山东部队更名为华东野战军,他为华野25军73师219团一排排长。他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乌龙江之战等大小战役10多个,至今,每一个战役的惨烈场景他还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

  在孟良崮战役中,他隐蔽在山头,突然敌人机枪扫射,子弹从他耳边呼啸而过,他顿感背部一阵炙烤,回头一看,肩上的背包被子弹穿破着火,他顺势滚入乱石中,解下背包,向敌人投掷手榴弹。

  在济南战役中,门玉俊带领一个加强排攻打城门,久攻不下,部队伤亡惨重。强攻不行就智取,趁深夜他和战士们在城墙根下挖地道,从老百姓家买来一口寿棺,里面装满炸药,推进城墙下挖好的地道里引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敌人建造多日的城堡被炸药炸上了天。城门炸开后,我军才得以顺利进城,随后济南解放。

  在淮海战役中,前期我军伤亡很大,战斗中,门玉俊眼看着身边战友一个个倒下,汩汩的鲜血染红了黄土,就在他眼前,一个年轻战士的左腿下肢被炸断,小战士的叫喊声撕心裂肺,后方卫生队员还没有上来,他一边脱下上衣缠住战友流血的腿,一边举枪射击,向敌军投掷手榴弹。在那场战役中,让他记忆最深的是老百姓支援前线的力量,群众推着独木车,把包子、鸡蛋、红薯送到前线,那场景他终生难忘。

  在渡江战役中,门玉俊是先头部队的一员,负责侦察地形,他清楚地记得是在江苏江阴长江段。江风呼啸,夜黑如漆,他和几个战友横渡长江摸入敌营,守江敌人还在睡梦中,他们先把敌人的枪支收走,然后包围,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敌人在睡眼朦胧中穿着短裤就举手投降了。

  门玉俊说,当兵的人不怕死,怕死就别当兵。他的这种不怕死的精神在新中国成立后又闪耀在朝鲜战场上,让强势的美国兵吃了亏。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门玉俊于1951年冬天跟随部队开赴朝鲜战场。数九寒天,鸭绿江上暴雪横飞,寒风呼啸,冰封江面。25岁的门玉俊和战士们一起,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破冰在齐腰深的冷水中趟行,走出江水,下半身早已没有了知觉。至今门玉俊老人腿脚带疾,手指严重变形,一见冷空气便浑身疼痛,就是那时留下的病根。

  “你听过邱少云的故事吧,我在朝鲜战场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门玉俊老人缓慢地讲述一个惨烈的战斗场面。

  到朝鲜不久,部队接到一个命令,伏击一小股美军。门玉俊和战士们按照作战方案躲进山体防空洞里,等待作战命令。两个小时过去了,敌人没出现,天上却飞过来十几架飞机,往战士们驻守的山窝子里扔炸弹,炮声轰隆,震得山摇地动,就在离他不远处,一个炸弹爆炸了,爆炸声震耳欲聋,但他不能动弹,这是敌人惯用的伎俩,步兵进军前先用飞机侦察。果然,敌机过去不久,一队美军便过来了,这一仗大获全胜。

  还有一次门玉俊差点被冻死。那是1951年冬天,朝鲜战场上,气温在零下30多度。一场惨烈的战斗在傍晚时分平息下来,白天不知道打退了敌人多少次进攻,战士们疲惫地握着钢枪站着就睡着了。打仗时不知道冷,寒气在寂静的夜晚更加猖狂,他和战士们只穿着薄薄的棉衣,经不住零下30多摄氏度的寒冷,战争时期又不能生火取暖。尽管战士们抱团取暖,还是被冻得牙齿打架,门玉俊感到浑身没有了知觉,唯有肚皮上的肉一跳一跳的,那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一个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夜晚。

  “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门玉俊说,出国作战不同于国内战争,他代表着中国的形象,代表着中华民族的形象,代表着正义,把美军赶出朝鲜,是毛主席的命令,是中朝两国人民的愿望,每一场战斗,只能往前冲,不能往后退!

  好男儿忠孝难双全

  从1946年到1951年的5年间,不论在解放战争中,还是在抗美援朝中,门玉俊都是一名勇士,钻枪林冒弹雨,轻伤不下火线,先后荣获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

  他在战争中还有一本日记,他每走一处摘一束花草,夹在日记本里面,他说鲜花是战友们的鲜血浇灌的。参军前门玉俊不识字,在部队扫盲时他达到高小水平,能读书看报,这也成为了他几十年唯一的喜好。

  1952年,门玉俊转业到山东省定陶县糖烟酒公司任职,在这个普通干部的位置上一干就是10多年。1966年,阔别家乡20余载的门玉俊申请提前退休,因为父母已至暮年,他想在父母有生之年尽一点孝心,毕竟离家20多年,母亲思儿的泪水不知流过多少次。

  回到商丘李庄乡沈集村老家后,他依然保持军人本色,一边伺奉父母,一边参加生产劳动,先后当过生产队记分员、保管员,供销社营业员,干一行精一行。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他从来不居功自傲,从没有向政府要求过什么。改革开放后,因为家里孩子多,他自食其力经营责任田,当地人很少知道他传奇的前半生。

  现年94岁,有着70年党龄的门玉俊坐在了轮椅上,他让儿子在堂屋贴上毛主席像。他经常在毛主席像前教育孩子,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周边孙福集、谢集等乡镇领导还多次邀请他到各个学校讲红色故事。

  身边很多人告诉他可以去上级信访,要求政府给予更好的待遇,他说,我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能有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不能给国家添麻烦。在他的红色基因传承下,现在孙辈中走出6个研究生,他的二儿子门焕新是梁园区政协委员,在福建省福清市从事书画文化工作,被当地政府评为福建省“十佳外来工之星”。

责任编辑:文笙